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文化 艺术长廊

时间的颜色

2015-06-17 17:06 ag输钱|平台 谭文革

 时间是一个抽象概念,人的眼睛无法看见,因此,时间本身并无任何颜色。然而,当人类还在懵懂时期,那时尚无计时工具,确定时间应是根据四时的颜色来判定。如夜晚时,天是黑色的,月亮是银色的,白昼时,天是明亮的,太阳是金色的等。如此说来,不同的时间确实有不同颜色。

    每天分二十四时,每时的颜色均不同。深夜的颜色是漆黑的,黎明前的颜色是朦胧的,黎明时天边的颜色似鱼肚白,晨曦的颜色是绚丽的,早晨的颜色是金色的,上午的颜色是明亮的,正午的颜色是耀眼的,夕阳的颜色是艳红的,黄昏的颜色是暗淡的。

    一年有四季,四季就是时间,其颜色也不同。宋代着名画家郭熙曾说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同一座山,其四时的颜色各异。显然时间是有颜色的,春天百花齐放,五彩缤纷,主调是彩色;夏天树木苍翠,绿地如茵,基色是绿色;秋天谷麦金黄,瓜果飘香,主题是金色;冬天冰天雪地,万物萧条,主色是白色。

    人生百年,不同年龄段其颜色也不相同。刚出生的婴儿头发是黑的,皮肤是白里透红的,青年人头发是乌黑发亮的,皮肤是白皙的,中年人头发是灰黑的,皮肤是古铜色的,老年人头发是花白的,皮肤是古色的。不同年龄阶段的人,其着装喜爱的颜色也不同。而概括人生阶段时,我们常说:绿色的童年,多彩的少年,火红的青年,金色的中年,夕红的晚年。

    一张白纸置于自然环境中,因风化会慢慢变黄,时间越长颜色就越深,如果年代足够久远,白纸会慢慢碳化,最后变成黑色。因此,时间确实有颜色,并从颜色的变化可以看出时间的长短。

    人们经常使用的硬币随着时间的长短不同,其颜色也有变化。刚投入流通的硬币金光闪烁或银光闪耀,而流通年代很久的硬币则色泽淡雅。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在小说《守财奴》中写道,葛朗台得知外孙女要出嫁了,即从亲自保管的仓库里拿出二枚硬币,送给即将新婚的外孙女,作其嫁妆。二人就似二枚硬币,一枚金光闪闪,一枚则古老斑驳。

    时间的颜色有时亦由人的心情或状态来决定。法国着名作家雨果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看见了漆黑的光。”这里的“生前”是时间、“最后”是指人的状态,“黑色的光”是颜色。人们习惯说,“黑色的星期天”,“灰暗的下午”,“黑色的”、“灰暗的”其实是人的心情,显然心情决定了时间的颜色。

    时间的颜色,从诗词中亦能找到许多例证。“白玉堂前一树梅,为谁零落为谁开。唯有春风最相惜,一年一度一归来。”这是北宋王安石的着名诗句。诗中的“春”和“一年一度”均为时间,“一树梅”虽为物,但梅花是有颜色的,或白如雪,或红如火,或黄如金。此时多彩的梅花已“零落”,表明春天来了,“一年一度”已经开始。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 这是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。前句是时间,指春天,后一句指颜色,白的、黄的、粉的都有,多姿多彩。又如唐代诗人杜牧诗: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枫叶红于二月花”,枫叶只有到了深秋或冬天才变红,这就指时间,而“红”是颜色。还如毛泽东《咏梅》词: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前句无疑是指时间,“山花烂漫”指的就是颜色。这也说明,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主色。

    人生百年,人生多彩。生活需要七色阳光,让时间在我们的心灵多一些绿色、彩色、亮色,少一些黑色、灰色。(编辑/潘琳)

责任编辑:潘琳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